匈牙利新闻

德国的匈牙利性工作者纪实

时间:2017/6/19 17:59:34  作者:匈牙利联合报  来源:匈牙利联合报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位名叫Veronika Munk的记者,写了一本有关匈牙利性工作者在德国生活的书,她的新书名为Kéjutca – Magyar szex euróért(意思是欲望街–为欧元出卖身体的...
德国的匈牙利性工作者纪实
    一位名叫Veronika Munk的记者,写了一本有关匈牙利性工作者在德国生活的书,她的新书名为Kéjutca – Magyar szex euróért(意思是欲望街–为欧元出卖身体的匈牙利性工作者纪实)。这些匈牙利性工作者占该行业的三分之二。Munk花了6个月的时间在德国收集这样的故事,并在网站上进行发布。
 
    匈牙利的国家媒体日前访问了Veronika Munk,以下是一些内容: 
 
    卖淫、性工作者的生活是每个人都感兴趣的事情,但几乎没有人会公开谈论。是什么原因引领你探讨这个题目?
 
    有一个名为Böbe 的女人,她在德国北部的Bremerhaven工作,她与我们媒体联系。她在一家公司受雇,公司租了一个约6-8平方米大的工作室和公寓给员工使用。Böbe负责收取租金和租赁过程。
 
    有多少名匈牙利性工作者在Bremerhaven?
 
    只有Lessingstrasse这条街允许这种工作。约有170名性工作者,其中三分之二是匈牙利人,他们在玻璃房里工作。
 
    匈牙利性工作者为什么认为这种工作在德国比匈牙利会更好呢?
 
    尽管在匈牙利卖淫是合法的,但政府尽其所能使卖淫活动变得更加艰难。德国政府认为如果允许卖淫,将减少非法案件或事件的发生。匈牙利性工作者选择德国是因为在那里有更轻松的工作环境,以及德国给性工作者提供更自由的法律保障。德国警方还专门为Bremerhaven红灯区设立分部,警察定期带着翻译上门检查。尽管警察非常乐于助人,但匈牙利性工作者并不完全信任他们。
 
在匈牙利,妓女是合法的,但不能鼓励赞同另外一个人进行这个职业,即使那人去了德国工作,也不能使他脱离匈牙利的管辖。 
 
    她们在Bremerhaven能赚多少钱?
 
    她们说,每月约赚2000-8000欧元,但她们每天要付80欧元的租金和购买一些工作所需的配件。还有,所有女性都要和别人分享她们的钱。
 
    书中有一个故事,一名叫Berta的女生,是被她的男朋友Krisztián说服而成为妓女,她经常把卖淫挣来的钱给他……这样的故事在书中并不少。
 
    Munk认为,像Krisztián这样的无耻男人,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为这些女性付出所谓的爱的同时,向她们索取回报。而这些可怜的女性却把他们当做自己的精神依赖:她们认为,从事性工作赚钱是维持她们与男朋友恋爱关系的纽带。这些记者眼中的皮条客,通常被妓女们称作自己的爱人、伴侣、孩子的父亲。
 
    余下的钱怎么办?她们为什么要存钱?
 
    她们大多是为自己的公寓或投资生意而存钱。几乎所有的性工作者都有至少一个孩子,寄养到在匈牙利的家人那里,有时候她们会自己带最小的孩子。这些女性认为,在这个行业工作是为孩子提供一个安全的未来。
 
    梦想成真吗?
 
也没有。我遇上几位不善理财的性工作者,有些人把钱花在孩子的教育上,有些把钱给了亲戚或男朋友。
 
    这些女性有什么样的家庭和社会背景?
 
    很多都是寄养长大的,有些人的童年很艰苦,也有一些来自好家庭的人,或是年老的妇女,他们的孩子已经长大成年了。很多人通过了高中考试,有文凭学历。我还遇到一个曾经教宗教的人。每个人的故事都不同,但都拥有一个共同点:赚快钱。
 
    你有没有遇到放弃这个行业的人?
 
    只有一个女人,她成功摆脱离开这个行业。但许多人称她们有一天会离开,但下一次当我再到Lessingstrasse时,她们还在那里。
 
    她们为什么想离开?
 
因为她们不喜欢这个工作。男性客户一般认为这些女生有很强的性欲望,但这是错误的想法。很多女生对客人感到反感,她们讨厌这种恶心的工作。
 
    这行业不是没有风险的,有没有发生过客户或皮条客骚扰性工作者的事件?
 
    警方的报告和统计数字显示,这种情况很少。即使女性被她们的爱人或皮条客殴打,也很少有人会向警方求助。然而,现在有一起案件正在进行审判,一名匈牙利女性曾经在lessingstrasse从事性工作,她声称被她的皮条客殴打,并强迫她卖淫。
 
然而,也有些情况,事情失控了,有人受伤,甚至有人被谋杀。
 
 
    客户是谁?
 
    Bremerhaven是一个港口城市,性工作者知道当一艘新船到达,船上会有成千上万的员工。大部分的客户都是穆斯林或亚洲人,但有些时候,社会工作者护送残疾人士到红灯区。周末派对前,成群的年轻人会去红灯区,但性工作者并不喜欢这些年轻的客户,她们比较喜欢年纪大的男人,因为他们更有礼貌、可预期、并尊重商业规则。
 
    在书中揭示了性工作者需要工作12-16小时,并需要轮班工作,怎么能忍受呢?
 
    这是艰难的,她们也不喜欢这种工作,她们试图尽快赚钱离开。她们通常不会停留多于6-10周的时间,然后回家几个星期,买衣服给孩子,装修房子,然后再回去工作,周而复始…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匈牙利《联合报》,原名《欧亚新闻报》,创刊于1999年年4月,为人民日报海外版合作伙伴。
Powered by OTCMS V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