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新闻

匈国家税务局局长:我没有贪污

时间:2014/11/7 18:44:54  作者: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 匈牙利税务局局长Vida Ildikó(上图),在被美国拒绝入境后,接受了Magyar Nemze记者的采访。 记者:您是否是美国政府以涉贪嫌疑而拒绝发放美国签证的6名匈牙利官员之一?Vida Ildikó:是。记者:您是匈牙利税...

匈国家税务局局长:我没有贪污 匈国家税务局局长:我没有贪污
匈牙利税务局局长Vida Ildikó(上图),在被美国拒绝入境后,接受了Magyar Nemze记者的采访。
 
记者:您是否是美国政府以涉贪嫌疑而拒绝发放美国签证的6名匈牙利官员之一?
Vida Ildikó:是。
记者:您是匈牙利税务局唯一一位被拒绝入境的吗?是否还有别的税务局官员也被拒绝了?
VI:有更多人。
记者:他们是谁?
VI:我不想说出他们的名字。我是税务局的局长,如果外界不讲道德地攻击我们,我的工作责任是保护我的同事和我自己。
记者:也就是说,您已经知道除了您之外还有哪一位被美国政府当成嫌疑贪污犯了?
VI:他们告诉我了。
记者:因此您这几周请假,而不愿意在媒体做任何发言吗?
VI:部分是。我现在的请假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因为正值秋假,这也是我跟孩子可以在一起的时间。我在休假之前几天收到了美国大使馆的通知信,但也是在媒体新闻出来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被列为贪污犯罪嫌疑人之一。另一方面,我也是个常人,这种措施也让我特别惊讶。我认为这么做完全不讲道德,大使馆根本不说任何理由,而媒体也越来越厉害地攻击我。
记者:您不觉得案件爆发之后不发言让公民认为您说话越来越没有根据了吗?
VI:我知道原来应该马上驳斥每天的所有诽谤。但是这么邪恶地攻击让我无言,而根本无法意识到案件的重要性。我现在才有心理力量说出我的真实。
记者:为什么有人要没有理由的诽谤您?
VI:我完全不知道,这期间一直考虑为什么要我的头,我一直在找原因。但我内心平衡,我也知道我的同事也都是十几年在特别认真工作。我们这几天对一些公司和企业进行了调查,他们的关系网非常大,可能联系到美国大使馆。也许有第三方完全没有根据地向美国大使馆告我们的状,我们无法阻止这样的信息,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极端的结果。
记者:您通过邮局收到这封信件的吗?
VI:是。
记者:信件上说什么?
VI:里面写着,将来不欢迎我去美国。下面还解释根据什么美国法律可以永久地拒绝我去美国,说针对进行贪污的人,可以采取这样的措施。
记者:就这么一点?
VI:就这么一点。没有案件,没有原因,什么都没有,证据更没有。我怎么保护自己呢?您想一下,如果一个人说您是小偷,然后过几天之后大家都在说您是小偷,您会做什么?
记者:我当天马上会说出这是谎言,然后接下来不管。但我不是税务局的局长,所以我也不能想象您的情况。不过匈牙利每天也强调,美国政府根本没提出任何理由和证据,而美国大使馆的临时代办André Goodfriend却说匈牙利政府掌握这些信息。
VI:一方面匈牙利政府在驳斥有关税务局进行贪污的信息。另一方面临时使馆代办每次在发言时说法不一。先说政府官员6人中有与政府有关的官员和商人。之后说他不知道有任何美国企业被匈牙利税务局调查过,之后又再说Bunge集团三年前已经提醒税务局,有人在匈牙利进行特别高金额的偷税行为。之后又说税务局由于没有重视Bunge的提示,因此直接在美国使馆进行了投诉。Varga部长(国家经济部)也驳斥这个理由,说2011年税务局已经启动侦查,而且税务局还在侦查中。我觉得华盛顿只是希望匈牙利政府换一些官员就好了。我觉得也很奇怪的事情是,美国不允许我们将来以私人名义入境美国,但作为代表国家的外交官员可以去美国,但我是作为一名政府官员才被诽谤为贪污人员,不可能是私人行为而去做贪污行为吧?
记者:您看完收到的信件之后告诉别人了吗?
VI:是。告诉一个相关人员。
记者:谁?
VI:具体谁是无所谓,关键是政府知道是谁。
记者:如果名字无所谓,也可以直接告诉我们。
VI:我不想让媒体就注意到我告诉谁了。政府知道这个信息就够。
记者:这“相关人”跟您说什么?
VI:他说虽然案件很不清楚,但还是必须站出来,说明自己的真实,因为谎言和贪污是手拉手的行为。如果一个国家有谎言,贪污也很快会出现。
记者:美国大使馆说不会公布任何名单,所以人们每天只能猜。您是否考虑过,不公开跳出来说自己的事情?
VI:没有考虑过。但是我需要一段时间做好心理准备。
记者:由于您是税务局局长,税务局也受到了严重的诽谤。您是否考虑过辞职?
VI:我为什么要考虑辞职?
记者:为了避免税务局整体遇到信誉危机。
VI:如果我辞职,这就会意味我认了。但问题是,我们谈的是不存在的事情,懂了吗?我没犯过罪、没有任何贪污案件、我愿意进行任何一个调查。
记者:很有可能政府会让您辞职,因为政府不想跟美国有不好的关系。
VI:那我没别的办法。我应该站出来,要保护税务局的名声、保护我的同事以及自己。我就像母老虎,有两个家,一个是我真正的家,另一个是税务局。我愿意战斗到最后,永远不会放弃。我没有别的办法。有人莫名地诽谤我,难道我就应该忍受被人们说成是犯罪贪污官员?我也应该接受媒体的诽谤?要接受这么残酷的生活?绝对不愿意。不!
记者:您是否有可能犯过错误?比如Horváth András前税务局官员的案件,他给了税务局一系列信息,然后税务局1天内进行内部检查之后就说出没有任何问题。不觉得有可能需要更详细的进行内部检查吗?
VI:我们花了足够的时间。我们检查了特别的纳税客户,因为Horváth András怀疑他们偷税漏税。所有的案件都在电脑系统里头,马上可以看到是否有任何异常事情。系统充满了检查点,有法律部门、安全部门、计划部门、独立的检查单位以及在国家保护部门专门有个单位监督我们的工作, 这么严格的监督下进行贪污行为特别难。
记者:看来这些还是没有让美国使馆满意。
VI:以前就是这样,一个人随口说税务局腐败,所有的反对党就开始大喊说我们进行贪污。我们没有。
记者:媒体也说匈牙利的偷税特别高,以及……
VI:我知道,甚至说税务局还帮助一些企业进行偷税。这也是不真实的。几天前欧盟公布有关所谓的“增值税差异”的现象。这指的是可以收到和实际收到的增值税的金额的差异。在匈牙利,2011年和2012年,大约有10000亿福林的差额,但2013年根据欧盟的规定,只有9000亿福林的差额。这是匈牙利才有的现象吗?开玩笑。这是全欧盟的问题。根据欧盟经济委员会,全欧洲的差额达到1770亿欧元。其中30亿欧元是匈牙利的。匈牙利的增值税差额约为25%,而这也在欧洲的平均差额内。罗马尼亚有44%的增值税差额、斯洛伐克差额39%。怎么说是匈牙利增值税丑闻呢?当然,9000亿福林也非常多,我们会尽量减少。
记者:另一个案件是Index网络公布的有关Bunge集团的事情。说Bunge在匈牙利由于竞争对手偷税而受到损害,他们向税务局进行投诉,但税务局没有采取行动。
VI:我们当然也启动了所需要的机制。在食品行业,这几年有数千个立案案件。我们当时也很重视Bunge集团的报告,所有的报告我们都会重视。而且在Bunge的案件中,我们也逮捕了好几个犯罪人。Bunge集团的案件在媒体被报道之后Varga Mihály国家经济部部长马上驳斥了这些信息。
记者:是。但明显还不够。您还可以做什么?
VI: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情况,因为有关这一点的信息已经证明是没有根据的,但针对一些不明显的诽谤无法启动真正的内部调查。我知道这个案件很重要,我们需要赶紧让税务局的名声好转。我能做的事:在税务局内建立一个特别监督团队,他们将特别详细地调查税务局的所有行为,另一方面我打算启动诉讼案件,因为这样诽谤税务局是非法的。
记者:有关监督团队我们可否理解为Vida Ildikó在报复华盛顿?
VI:我不要报复任何人。试想,华盛顿诽谤我、诽谤税务局和我的同事,说我们是腐败人员,而且用的方式是最严重的外交惩罚,所以我们必须看重这样的诽谤。我承诺这个调查会特别详细,我打算自己监督这项工作。我们必须自己找到美国的问题是在哪里,因为美国不说任何具体信息。
记者:收到信件之后,您找过美国大使馆的临时代办André Goodfriend吗?
VI:没有。他们写我在申请签证的时候可以上诉和提交意见。我特此提交我的意见:我和我的同事都不是腐败人员。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匈牙利《联合报》,原名《欧亚新闻报》,创刊于1999年年4月,为人民日报海外版合作伙伴。
Powered by OTCMS V2.85